撄宁

请假一年~

【周叶】蝴蝶肋骨(1)

提前说一下,未来paro,随时可能坑

然后剧情私觉得有点混乱,将就看吧orz

然后,be预警【抱头走】

————————————♡

                        【周叶】蝴蝶肋骨(1)





联盟历 556年 7月

地球是我所见过的,宇宙中最美好的星球。

晶莹透彻的蓝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竭,迅速地黯淡下去,直至变成毫无生机的灰色。

残破不堪的教堂,不,或许已经不能称作一个教堂了,墙皮剥落,露出里面的土黄色——与外面的所有,土地,建筑遗迹,乃至整个天地,相同的颜色。

地球的资源以前所未有的速度枯竭着。
大部分人都在做相同的事。

等待。

“What else?”
“all.”

教堂唯一仍然洁白的地方——尖顶上半个十字架,斜斜地指向天空。

像一只折断肋骨的蝴蝶。








正文

新联盟历558年2月

偌大的广场此刻塞满了人,远处滚滚的漫天黄沙和被炮弹侵蚀得千疮百孔的土地彰显着这最后一片“净土”的存在。

穿着白色衣袍的人们聚集在广场上,无一例外低着头,合拢双掌,风暴刮过的声音碎裂在这片土地上,每个人都沉默着——以一种近乎虔诚的神情。

渴望着什么能拯救这满目苍痍的一切,渴望着有一个能够庇佑他们的存在。

什么都可以,什么都好,只要不像现在这样。

他们缺少一个信仰。

哪怕这个信仰没有任何原则,哪怕这个信仰掀翻他们所信奉的一切,哪怕这个信仰——

违背一切。

把人心的丑陋,欲望,自私,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摆在明面上。然后指着它告诉你,这就是光明,这就是我们,你们,所有人——未来的唯一希望。

但大多数人愿意相信,或者说,不得不相信。

远处的风沙仍旧嘶吼,即使在现在,也没有要识相地停止一会儿的迹象,或许可能永远不会停止。

广场上的人群越发沉默,白袍子的衣角被吹得翻起,又贴伏回去。

新联盟历558年2月16日,新联盟国宣布正式成立。

广场上之前沉默等待的人们骤然抬头,紧接着爆发出叫喊声,他们开始欢呼,开始啜泣,扯下袍子的一角往天空上抛。就像很久很久以前放飞和平鸽的场景。蓝色的天空上是象征和平的白鸽。

数不清的白色衣角被风暴吹得在空中盘旋,但天空是灰的。

新联盟的中心,是地球上剩下为数不多的建筑中最坚固的存在,据说是由联盟中这个领域最精英的人才设计。这个半球形建筑并不算大,毕竟现在联盟的核心人员简直少得可怜。所以它只需要足够坚固,看上去坚不可摧,比起联盟人员对它的称呼——“城堡”,它更像一个毫无美感的钢铁疙瘩。

但现在这个坚不可摧的“城堡”轻易地闯进了一个人。

尽管因为新联盟成立仪式的缘故,驻留在“城堡”里的人暂时少了很多,但这并不代表“城堡”严谨精密的层层防御系统就因此成了一堆废铁。

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联盟的某个中心人员通过权限管理暂时性撤销了“城堡”的所有防御系统。

而且拥有这个等级的权限的人必定不是普通人员,怎么说也得是核心人员,当得上“位高权重”四个字的那种。

但今天由于成立仪式的缘故,留驻在联盟的只有一位。

新联盟军事委员副主席,新联盟上将——周泽楷。

周泽楷可谓是现如今新联盟除联盟主席外的第一人,实力强大,两把双枪现联盟无人能破,堪称无解。而且足够听话,不该说的从来不说,不该问的从来不问。联盟主席对此颇为满意,满意到放心地把副主席的位子连同上将的军衔一并轻易交给了这个年轻的军官。

而现在这个年轻的上将沉默地立在联盟的控制中心,死死盯着面前的人,不发一言。

是一个男人,闲闲地倚在墙边,看起来甚至有些慵懒,却隐隐透着点只有军人才有的风骨。

男人同样盯着面前的联盟上将,两个人都没有开口,一时间室内只有仪器的嗡嗡声。

“小周。”男人似是忍不住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着墙,无奈地开口。却在叫了一个名字之后没有了下文。

敢叫联盟上将为小周的,一直都只有一个人。

周泽楷绷紧了身子低下头,久到室内又一次归于安静,终于缓缓开口:“前辈……”

对面的人嗯了一声,似是知道还有后文。

“不是你……”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周泽楷猛地抬头,眼里的光芒曜曜,亮得耀眼,说出的话像他的人一样带着一往无前的坚定,“前辈…不会。”

叶修怔了一下,低下头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叼在嘴里,含糊不清地答了一声“嗯”。

这声嗯落在周泽楷耳里,像是情人间的承诺一样悦耳,于是青年紧绷的面容柔和下来,扯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然后静静在一旁看着男人站直了身子,整个人气场一变,像是一把未出鞘的锋利剑刃。接着利落地翻身跃上控制室的中心——某个核心芯片的存放室。

一层又一层复杂的防御系统表明了这个芯片是一个多么重要的存在,看上去对它的重视程度甚至超过了联盟捧在手里的档案资料室。

但此时这些复杂的防御设施全部一个接一个地轻易瓦解,露出了漂浮在储存盘上的蓝色芯片。

一双细长白皙,漂亮到极致的手快速地取下了芯片,接着取出一个小巧的硬盘,快速操作着进行了复制,最后把芯片放回了原处。

完成所有程序的叶修小心地收好了硬盘,从袋里掏出打火机点燃一直叼着的烟,橙色的火光在黑暗中明明灭灭,室内机械运作的昏暗光芒模糊照出周泽楷一身挺拔的军服。

“小周,要做一个好将军。”叶修咬着烟笑,“不要像我一样。”

其实如今的局势,最要紧的早就不是战争,非要说战争,那也已经是人类的生存层面,所以说是将军,却根本是无仗可打。

但他们都很清楚,周泽楷知道叶修说的是什么。

“好。”所以他也知道自己答应的是什么。

“走了。”叶修扯出一个笑,利落地翻身,闲闲地往出口走,看上去对“城堡”的构造竟是很熟悉。

站在原地的周泽楷默默攥紧了手,等到叶修彻底消失在前方,才松开手,绕到控制中心旁边,重新开启“城堡”关闭了十六分钟的防御系统。

蓝色的粒子防御膜一层一层将“城堡”重新包裹起来,再次将两个人彻底隔绝。

小周,要做一个好将军。不要像我一样。

周泽楷找了张椅子上,回想着这句话,不要像我一样,眼睁睁看着无辜的人为了我们犯下的错误付出代价,却拯救不了,愧对这肩上的领章,愧对自己这一身军服。

周泽楷觉得这跟叶修无关,但他就是这样,总是习惯了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于是背负的总是比旁人多那么多,但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他才是最累的,却不愿意停下来,他想要一直往前,带着自己身上的责任,背负,荣耀。

——————

嗯刚开始交代一下背景什么的,会有点混乱【小小声】

以及再有纯食姑娘私信我说你难道不是纯食吗,我…orz

所以我不是纯食,嗯不是【敲小黑板】

然后说实话第一次尝试这种文风,很感谢点开的姑娘能不嫌弃这种辣鸡腿肉……笔芯♡
   

评论

热度(13)